柒曜君-打铁进行中

渣画手。。沉迷打铁。。。
爷爷真是太可爱了。
阴阳师已退圈

占个tag
放一张自家婶的人设~
这个婶不是人类哦
原形是某大山深处的道人柒曜君饲养的熊猫
嗯,没错,是熊猫
叫曜曜子
机缘巧合之下替柒曜君当了审神者
近侍三日月









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要进乙女圈( ‘-ωก̀ )

啊。。。姥爷这个无比潇洒的出场
我控几不了计几啊啊啊
疯狂打call
可以说帅疯了

摸摸鱼🐠嘿嘿
小姐姐的新皮肤真好看呀(๑•ั็ω•็ั๑)
可惜没票子买

【刀舞】这他娘的是老子的独立团吗!

笑die

东隅有桑:

今天本人的逃生2进度实在感人


我甚至怀疑这些村中刁民是从黎明杀机里出来的bug


所以。。。就。。。


写个系列段子调整情绪好啦!


咔咔咔咔你们是堵不住一个疯婶婶的脑洞的!


灵感来自B站视频 当李云龙遇上刀剑乱舞(真·暴露年龄)以及来自fate系列的著名master梗


很喜欢李团长,所以我要在这个世界里让他开开心心地打仗!


 ————————


1.物似主人形


看着这个本丸的战斗日志,一期一振大概从未这么后悔过自己的姗姗来迟。


虽然在博多湾一睁眼看到一群疑似刚从小煤窑出来的弟弟们时候就有了这种感觉。但毕竟那时候意识还太不清醒,直到被穿着灰色棉军装的药研拉到所谓的审神者面前的,一期才确认这实在是有点……


“团长!找到我们哥哥啦!”


等等我的弟弟不是一般管主上叫大将吗?


“啊这就是新来的同志,好,以后你就跟着我干啦。”


今天博多湾的风有点喧嚣啊。


“咳咳,在下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


“这怎么说话文绉绉的,药研,你们大哥是个秀才啊?”


“哥哥以前是丰臣秀吉的佩刀。”


“哦,大官家的。”


“是的团长。”


“嗯,那就让他替我去写那什么战绩报告吧!咱们团不正好缺个政委嘛,都是自己人好办事不是。让老三头儿歇着去,他写的那玩意儿别说我这个大老粗看不懂那上级也看不懂。”


一期一振始终都没想明白政委是个什么职务,以及老三头又是谁。


直到在艰苦朴素堆满了军火的本丸庭院里看到一个手拿搪瓷缸披着件同款灰色棉大衣的天下五剑,戴着老花镜拿着个小破笔记本记录出征结果时,一期猛然有了一种想回天守阁静静呆着的冲动。


“一期同志,以后呢你主内我主外,你别干涉我我也不管你,好好写你的报告就成。打今儿起咱们团就有政委了,编制上就算齐啦!虎子,去跟炊事班那蜡烛头说一声,炖锅肉,再拿上几斤地瓜烧,咱们团好好庆祝一下。”


一期一振目送蹦蹦跳跳去后院的五虎退,想着自己的这些前途堪忧的弟弟们,决定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2.这他娘的是意大利炮?


狐之助估计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自己带着一个拖着二百件棉军装的审神者李云龙去就任。


远远就看到了站在庭院里准备接任务的初始刀。


初始刀也看到了他们。


然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陆奥守一眼瞧见了李云龙腰间的匣子炮,嗷嗷嗷喊着文明开化就冲了过来紧紧抱住还拉着一车棉服的老李。


“这就是你们给老子安排的警卫员啊?整一个二愣子啊”


“主上我叫陆奥守吉行!”


“行行行名字太长老子记不住,以后我就喊你老陆。还有,别叫我主上,这都什么年代了,叫团长,记住没!”


“知道了,团长。”


“成,你现在跟我说说情况。”


“团长,你先跟我去锻刀室,我们需要更多的同伴出去战斗。”


“就这么点儿资源啊,看来跟以前一样穷嘛。”


“团长你先试试就知道了。”


“这,能捣鼓出啥来?能给老子整个意大利炮不?”


“团长,意大利炮是什么?”


“诶这就不懂了吧,对你们这些刀也是老祖宗不知道这些,这是一种远程武器,威力特别强,远远儿地就能把人炸上天。”


“那可是比刀要厉害!”


“咋样,能整不?”


“不能,这只能锻出刀,您说的这个装备,我们一会儿去做刀装看看”


“刀装?”


“就是我们能携带的兵种。我是打刀,能带是轻骑兵,轻重步兵,盾兵还有投石兵。”


“我看这儿有铳兵,老子就要这拿枪的兵,这你能带不?”


“不行,这只有短刀能带。”


“走走走咱们整几个短刀去!来我把这些全扔进去,能出不少吧。”


“团长你这样最多只能出一把太刀,等等这这这这要四小时?!”陆奥守深深感觉到自己跟对了主人。


“四小时咋了?”


“团长四小时出的不管哪一个都是我们日本刀界的意大利炮。”


“哦这么厉害,那过会儿我瞅瞅。”


四小时后陆奥守将三日月宗近带到了李云龙面前。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说是个老爷爷了,还请多多指教。”


李云龙看着面前的五花太刀,脑子里蹦出了两念头:


“说是个老头子这咋还长这么俊呢?”


“跟朵花儿似的意大利炮这没法用啊!”


三日月宗近也是第一次碰见审神者用这种微妙的表情看自己的。


真是不可思议,难得当一回本丸第一把刀还被嫌弃了,不如回阿津贺志山躺着。


 


3.陆奥守你他娘的是个人才啊!


李云龙最后还是决定把花一样的老爷子供在本丸,自己提溜着步枪和砍刀和陆奥守去出阵了。


运气还算不错,捎回了一把药研藤四郎。


李云龙一开始还挺犹豫的,看上去一个瘦弱的娃娃,想着要带上他去打仗,着实有点让人不忍心。


然后那娃娃一开口,李云龙突然觉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药研,你能带那能打枪的兵不?”


“能的,大,啊不,团长。”


“行,那下次跟着我,你就带好装备。”李云龙欣慰地拍了拍药研的肩。


回到本丸,李云龙决定带着自己的两个新弟兄们去捣鼓刀装。


陆奥守认真地查阅了各类配方,做出了几个上级铳兵递给李云龙。


“团长,你看铳兵就是这样的。”


“成,药研你过来戴上看看。”


去演练场试了一波之后,李云龙对这个刀装的性能非常失望。


“这咋还不如汉阳产的枪筒呢?”


“团长,没事我们主要进行白刃战。”药研安慰道。


“不成,你们这都是娃娃,看着就心疼,能用枪干掉最好。”


“老陆你不是一直想整枪啊炮啊,这几天你放开了整,资源不够了我跟上面的要!”


“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三天后,顶着大俩黑眼圈的陆奥守高高兴兴地捧着一个金色的大球交给了李云龙。


“团长你看这个!”


李云龙也很惊讶,金球里面的小人穿着灰色的八路军军装,背着一杆崭新的步枪。


“老陆你他娘的是个人才啊!这怎么整的?”


“配方里加了团长带来的棉军装一件,就出了这个。”陆奥守摸了摸后脑勺,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大概是因为这些衣服里也有团长的思念吧。”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药研过来,把这新军装穿上,新装备带上,咱们打仗去!”


“是,团长!”


从此我们的审神者李云龙带领着他的短刀独立团开始了征程。


 ——————————


“三日月大人,这些都是出阵记录?”


一期一振看着眼前堆成小山似的成册笔记,内心非常震撼。


“嗯~团长他是个非常努力的好人呢。你的弟弟们成长也很快,安心吧一期。”


“只是觉得太不寻常了,三日月大人。”


“哈哈哈叫我老三头就好啦。”


三日月笑着喝了一口搪瓷缸里的茶。


 


 


 


先写到这儿吧以后想到更多的再说~


 



给白蝶太太打call

白蝶:

画完了,已经是第三张了,但就我这手速堪比手残,不知道年底能不能杠完全套OTL

哇啊。。
大概已经退坑了吧。。。。
可能会离开yys一段时间了
等着yys粮的小可爱们可以先取关我了
以后再见~

哈哈哈哈哈哈好顺口,太太好脑洞

伍酣酩:

口红梗,不知道lof会不会缩图总之先扔过来吧!
……我真的是粉不是黑!

其实本来想画厚的,不过大概就是——
厚铠通,大不同,
半夜起来涂口红,
涂完口红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戴美瞳
……总有一天能戴上去的。

私心占个tag
最近好没图力但又想画荒花甚至想开车
。。。。
但更想看文,咳,当然是那种不那么纯洁的文。。。。。
求太太们投喂(* ̄3 ̄)╭♡
撸个现代paro的花鸟~平安大学艺术系二年级生,现与天体物理系的荒酱暧昧中
别问我荒去哪里了(才不想告诉你们画出来发现画风不一样于是擦掉了呢)